“培养温暖的创造者”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李澈;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日期:2017-05-08

 ——第一届全国中小学生创·造大赛观察

这是一场在南极开展的科学考察:外面天寒地冻、狂风肆虐,要自己用手头有限的材料短时间内搭建起一顶帐篷;物资短缺,要自行设计制造无人小车,穿过冰原把水运到目的地;自制信号灯平时是手电筒,遇险时就是求救设备……

其实,上述情形并不是真实发生的,而是56日至7日在北京中关村中学举行的第一届全国中小学生创·造大赛决赛上,参赛选手们要面对的题目。大赛由科技日报社、中国发明协会、中国教育报联合主办,来自全国各地的32支队伍被混编成8个组,在南极科考的情景设定下,用两天时间自行组织分工、协同合作完成比赛。

参赛者不可能靠反复演练获胜

大赛的试题极具开放性,参赛队伍在领到基本的比赛物资后自行设计方案、把握时间,只要成果达到赛题的要求即可通过考核,在此基础上,还可以自行给作品添加特色功能。

在搭帐篷环节,选手们利用有限的木材、布料大开脑洞,搭建出的帐篷形态各异。三角形结构因其出色的稳定性成为一些队伍的首选;考虑到容纳34人的要求,有的队伍选择了搭建正方形帐篷;设计的美观同样是考核标准之一,有的参赛队伍因此选择了蜂窝状的六边形结构。

云南安宁中学高一年级学生董程森自豪地向记者展示自己小组的帐篷:在具备基本功能的基础上,帐篷安装了太阳能、风力、温差3种发电装置,内部的充电接口还充分考虑了不同用电器工作电压的差异。董程森还不满足,热爱编程、对物联网技术钻研颇深的他,抓住比赛结束前的最后几个小时继续调试,力图把这片小天地打造得更智能。

送货的无人小车要穿越模拟冰原布满砾石的场地,用机械装置把水运抵目标区域。其中涉及大量机械、自动控制、计算机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对选手的动手能力也是极大考验,远远超过了中小学生的课内知识范畴。没学过怎么办?专业人员现场授课,学生现学现用、自行摸索。

“大赛最大的特点是没有标准答案,也不可能靠反复演练获胜。我们希望学生能关注社会问题,像科学家一样思考探究、像工程师一样动手实践、像设计师一样尽量满足用户需求。”大赛组委会主任、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廷说,能够冲出教室寻找答案的创造者是大赛最欢迎的选手。

特定环境引导学生场上磨合

人大附中实验小学教师赵红此次带了8名学生来参加比赛,在她看来,学生能否获奖并没有多重要,学生们在比赛过程中收获的自信心和团队合作精神却让她很受鼓舞。

“小学生年纪小,在专业问题上能发挥的作用有限。但比赛前一天,高年级学生晚上利用休息时间继续攻关时,年纪小的学生即使帮不上什么忙也要一直陪着,家长、老师一再劝说,直到晚上十点多钟他们才回家。”赵红说。

由于比赛把来自各地的学生混合分组,每个组都有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的学生,选手们大都经历了最初的磨合期。

进入决赛的选手很多是层层选拔出来的“学霸”和“小科学家”,初到一起难免有心高气傲、互相不服气者;小学生跟高年级学生组队,有时帮不上忙,反而看什么都新奇、乱摸乱动……这些问题都需要选手们在场上自己去磨合,教师最多只能在休息期间做些疏导。事实上,记者看到,诸如此类的协调问题,确实导致一些队伍完成赛题的进度和质量受到影响。而选手们在说到自己参赛的收获时,提及最多的是“学会了团队协作”。

事实上,这种状况是组委会的特意安排。“我们希望让选手们在一个相对真实的环境下开展比赛,让他们认识到世界本来就是不完美的,需要自己去适应变化、解决困难。”大赛组委会秘书长游雪晴说。

重视教育功能超过输赢本身

大赛总裁判、北京景山学校科学教师吴俊杰对预赛时一所农村学校学生提交的作品视频印象深刻:斑驳的墙皮、破旧的课桌构成了视频的背景,作品所用的材料也颇为简陋。

“但这件作品对科学原理的运用和很多优秀作品一样是思路清晰的,它让人看到了一种持续向上的力量。”吴俊杰说,“我们并不是要鼓励学生专做一些‘高大上’的作品。”在他看来,“促进教育公平、培养温暖的创造者是本次大赛要传递的重要价值观”。

这种价值观贯穿于大赛的每个环节和各类参与者身上。赛场上,评委、裁判们并不是板着脸给选手们的作品打下冷冰冰的分数,而是在展示过程中给每组队员分析作品的优缺点,找出因应之策。赛场外,尽管此前参加过组委会的培训,带队教师们很多也对比赛中涉及的技术问题不甚了解,有的教师在大赛启动报名之初就高呼“题目太难”“自己都学不会”。在一名来自四川的教师看来,带领学生参赛的过程也是很多教师开阔眼界、加强自身学习的过程。

搭建一个教育平台,重视教育功能,超过比赛输赢本身,这正是本届大赛的题中之义。(本报记者 李澈)